幾年來,因工作而看到的屍體也有不少。有燒炭的、有跳樓的、有吃藥的;當然也算不得多,只是普普而已。然而像這次要留心的定睛的看著一個完整的軀體被剖開倒還沒有試過。甚至,這次才是我第一次因工去殮房,所以也甚是新鮮。

 

Ord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